您好,歡迎光臨天津擊水律師事務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欄目導航

聯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區昆緯路88
     號新聞大廈1層
郵  編:300241
電  話: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傳  真:(022)26453133
南開分所:天津市南開區南門外大
     街律師大廈14層
電  話: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傳  真:(022)27318806
網  址:www.182566.buzz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咨詢熱線

潘強律師赴京賀江平教授九十華誕

更新時間:2020-01-14   編輯:Admin  瀏覽次數:0

賀江平教授九十華誕|月將流波去 潮水帶星來

——寫在江平教授九十壽誕的日子里

今天是江老師的90壽誕。此時此刻正在去往江老師壽宴的路上。回想與江老師的交往歷程特別激動。我第一次知道江老師的名字,是上世紀八十年代,那時我參加了司法局和《光明日報》社聯合舉辦的中華律師函授中心的培訓班。當時發了一本民法教材。我記得這本教材是一本很薄的小冊子,印刷質量也是比較粗糙。這本書的第一頁上印著江平老師的名字。這本書有個序言,說的是現在沒有民法的教材,我們只能用江平教授的講義應急。那是第一次知道江平老師的名字。

 

實景拍攝

第一次見到江平老師,是在八八年參加我國首次律師資格公開考試。當時天津市司法局舉辦的律師資格考試輔導班,請了若干老師來授課。這其中就包括江平老師。在當時,江老師已經是政法大學的校長,全國人大法制委的副主任委員。在那次講課中,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江老師允許現場提問,全場上還有移動麥克。這是江老師與其他老師不同的地方。當時我也提了一個問題,我說:“江老師,現在咱們法律規定,國家公務人員貪污要從重處罰,但是五千元才夠罪;盜竊沒有規定說要從重處罰,但是一千元就夠罪,這個是不是不太平衡?”當時江老師的回答是:有關方面已經注意到這個問題。有意思的是,到現在三十多年已經過去了,我們國家現在的法律規定是,貪污達到三萬夠罪,盜竊兩千夠罪。當時還有個學員問了一個當時的社會熱點問題,是某大學的學生和非洲留學生打架問題。江老師的回答也是很有意思,他說:“你問這個問題,嚴格說起來我要說一個外交辭令:無可奉告。”但是,江老師還是回答了這位學員的問題,具體的回答已經記不太清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江老師。

 

實景拍攝

后來在九六年的時候,我辭職下海創建了天津擊水律師事務所。九七年天津市司法局把江老師請來為天津的律師授課。我參加了這次活動,那個會場很大,我離江老師很遠很遠。那次聽江老師講課至今已經二十多年了,但我仍然記得江老師的一句話,他說:“國家現有十萬人做律師,絕不是為了解決這十萬人的就業問題,這十萬名律師應該是為老百姓的權利、為維護國家的法律而工作。”再后來是物權法出臺以后,我的師兄賈邦俊把江老師請到天津師范大學,當時這個活動我贊助了兩萬元。主要目的是為了近距離接觸江老師。當時江老師非常繁忙,是夜里從上海趕來。那次我知道了江老師的一句名言:”以工作的方式休息。”那個活動到了很多嘉賓,所有嘉賓講話的時候都是坐著,只有江老師是站起來到講臺的地方講話。當時給江老師安排的是8分鐘發言。江老師站到講臺前的前兩句話至今我仍記得:”我們的立法離我們的實踐越來越遠了,我們的法學研究離我們的實踐越來越遠了。

 

實景拍攝

在一次師大的活動中我認識了楊立新老師,后來我給楊老師打電話說:”楊老師,我想向江老師求一幅字,給我們律所題寫所名,您看我怎么跟江老師聯系一下?”楊立新老師特別好,直接把江老師家的電話給了我,讓我直接和江老師聯系。然后我就給江老師打電話,因為沒有近距離接觸過,所以當時特別提心吊膽。我說:“江老師,您好,我是通過楊立新老師知道您家的電話。我是天津的一位律師,您來天津的這幾次活動我都參加了,特別崇拜您。想請您給我們律師事務所題寫所名,想看看您去?!钡屛姨貏e吃驚、沒想到的是,江老師欣然同意并超級耐心的告訴我他們家的地址在哪,‘出了南四環,過了科豐橋,再......’總之特別的耐心,讓我非常感動。江老師問我寫什么字,寫幾個字。更讓我吃驚的是過了一段時間,江老師給我打電話說字寫好了,讓我去取。那是第一次去了江老師家中。我在去江老師家里之前還讀了江老師寫的一本書《我所能做的是吶喊》,這本書讓我對江老師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和尊重。在那之后,我教師節每年都會去江老師那里一趟,春節也會去,一年至少兩趟,一直到今天。

 

景拍

再后來,我出資在財經大學設立“江平擊水獎學金”。但也是提心吊膽的。因為這相當于給擊水律所做廣告還使用了江老師的名字,人家江老師根本不需要做廣告。那次我寫了申請去讓江老師簽字。江老師看了以后欣然同意,說:“這是好事??!” 在獎學金第一次頒獎的時候,江老師來了財經大學。這次活動我做了細致的安排,因為我知道江老師有一條腿是義肢,避免走臺階,安排了從后臺上臺。另外,我讓財經大學的陳燦平院長放了一個像江老師家那樣的大沙發,這樣會更舒服些。在去的路上,江老師說講20分鐘。后來,江老師講了近50分鐘。盡管自己學了這么多年的法律,但是聽江老師講什么是法律,聽得還是挺新鮮的。江老師總共講了四點:1、法律是一種理念2、法律是一種制度3、法律是一種方法4、法律是一種文化。其中法律是一種方法讓我覺得很新鮮。現在人們在處理問題時不把法律作為一種方法或者說不用法律方法解決問題還是很常見的。

 

實景拍攝

后來,我又出資在南開大學設立了“江平擊水獎學金”。第一次獎學金頒獎時江老師和江師母一起來的,兩位老人帶了20萬現金。在南大的江平擊水獎學金的典禮上捐了10萬元。所以南開大學的江平擊水獎學金是40萬,有江老師和師母的10萬和我的30萬。當時我想的還挺天真,我想南大接了這10萬元以后,再退給江老師和師母,差的這10萬元我來補上,不能讓江老師真花錢啊。結果由于技術上很難處理,沒辦法把進了賬的錢再退出來。兩位老人還想把另外的10萬元捐贈給財經大學作為獎學金。“怎么能要老師的錢呢?”陳燦平院長說。陳院長斷然拒絕了。

 

實景拍攝

我是師范大學畢業的,財經大學和南開大學都設立了獎學金,就想為母校也做點貢獻。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又跟師范大學法學院的書記提出來這個要求,書記問我:“你有什么條件沒有?”我說:“什么條件都沒有,就是想為母校做點貢獻。”江老師參加了在師范大學的獎學金的捐贈儀式,而且江老師在這個會上發了言,當時江老師說“民事權利的主體,是一個逐步擴大的過程,以前就是自然人,后來多了個法人。將來機器人會不會成為權利的主體?這是值得研究的。”當時我自己心里最深處就想,機器人怎么會成為權利主體呢?但是時隔時間不長,沙特阿拉伯就賦予了一個名叫索菲亞的機器人公民權。這說明江老師的思想很前衛。

 

實景拍攝

三個獎學金設立之后,有一天我接到江老師一個博士生的電話,他說江老師過生日想請我參加,我可能是做律師做的有些職業病,就問:“我有什么任務嗎?”他說:“什么任務都沒有,您來參加就可以了。”那是第一次參加江老師的生日宴,安排我坐在2號桌。還見到了我非常崇拜的偶像胡德平先生并與他合影。我對他說,我們全國勞模到江西療養,其中有一個內容就是瞻仰胡耀邦總書記陵墓,我還獻了個花籃。

 

實景拍攝

同年江老師的學生又邀請我參加江老師在政法大學獎學金的頒獎典禮并安排我發言。在上臺講話的時候我講了一個我在2003年辦理的吉林通化的串子案。當時這個案子被媒體評為2002年中國十大經典民事案例之首。中央電視臺《實話實說》的欄目當時也播過這個案子。我們在法庭辯論階段,對方的律師提到江平教授在某本書中發表的觀點,他用江平老師的觀點支持他的觀點;后來我們同行的程律師的發言令我終生難忘,他說:“本人畢業于中國政法大學,曾親耳聆聽江平教授的教誨,江平老師不會這么說。”我講到這里的時候,全場的學生都笑了。我說由此可見咱們江平老師的影響力。

 

實景拍攝

到江平獎學金的緣由,在擊水律所建所十五周年的時候,江老師來參加了我所的年會。這一天江老師的行程的安排是這樣的,上午參加了一個研討會,在會上發完言沒用餐,便立馬動身,由我們派去的同事接江老師到天津參加我們所的年會,在會上發言講話之后,由我們同事送走去參加博士生組織的一個晚上的活動。這是江老師一天的行程。在會上我就表示,十年間每年出資十萬元設立江平老師獎學金。

 

實景拍攝

于江平老師給我印象比較深的事,有一次我問楊立新老師:“江老師有一次來天津講課,一個法官說江老師說的不對,您怎么看?楊立新老師說:“我哪有資格評價江老師的對與錯。”還有一次最高院的一位法官和我聊天時提到江平老師,說江老師是我們中國民法的良心!

 

實景拍攝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天津擊水律師事務所幾乎所有的律師都去拜望過江老師。2017年,我派我的助理李中美前往江平老師家,為師母寫回憶錄。同年10月參加了江老師和師母50周年金婚慶典,在典禮上即興作詩祝賀:“常記喀山日暮,沉醉渴望歸路。興盡早回舟,誤入法學深處。口述,口述,育出灘灘鵬鷺。

 

實景拍攝

江平教授既屬于法大,又不僅僅屬于法大,江平教授屬于全國的法律人。我把自己當成江平老師的編外學生。在天津的南開大學、財經大學和師范大學捐資90萬元設立“江平擊水獎學金”,將江平精神不斷傳承下去。我所20年所慶的時候江平老師全程光臨,那次我請了一位享受國務院津貼的博士生導師老中醫給江老師診脈。老中醫說江老師身體非常好,腎氣特別足,保養好了活一百歲沒問題!

 

實景拍攝

今天是江老師九十大壽,我送給江老師的生日禮物是在天津科技大學再設立江平擊水獎學金。

實景拍攝

本文的題目是套用了隋煬帝寫的《春江花月夜》中的兩句,原文是“流波將月去,潮水帶星來”,我給改成了“月將流波去,潮水帶星來”。對此,我的解釋是月亮就是敬愛的江平老師,流波就是江平老師的著作和學生們。流波變成了潮水,潮水帶來的星星就是江老師著作的讀者和江老師學生的學生(讀者也是學生)。我想或許在滿天的繁星中,有一顆可能是我。


潘強

2019年12月28日



 

 

?
深度网赚论坛